北京金佑律师事物所?法官精解 ????????
  • “一房二卖”是“民事欺诈”还是“刑事诈骗”?
  • 最高法法官: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情节与数量认定标准
  • 续签劳动合同的6大误区
  • 最高院民二庭:未办理登记的不动产抵押合同的效力
  • 最高法院法官:民诉法司法解释44个重点问题解析
  • 最高院:婚姻家庭纠纷35问35答
  • 最高法院杜万华:民诉法司法解释44个重点问题解析
  • 最高法:夫妻之间赠与房产能反悔撤销吗?
  • 申请工伤认定,须搜集的3类证据 ?
  • 借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乘车人能否向车主索赔
  • 法官解读:证据的九个核心问题
  • 仅有转账凭证情形下民间借贷案件的裁判思路
  • 最高法法官:第三人撤销之诉 理解适用
  • 最高法观点:如何区分“劳务关系与劳动关系”?
  • 最高院法官解读危险驾驶罪的有关法律问题
  • 最高法院法官:夫妻一方偷偷出售共有房屋,符合3个条件就有效
  • 最高检察印发关于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 最高院法官:执行与破产程序衔接的几个重要疑难问题及解决办法
  • 最高院法官:民间借贷没有约定利息或约定不明的裁判规则
  • 私下交易拆迁安置房 房屋买卖合同也有效
  • 执行中转让债权且形成新的欠条后,如何处理?
  • 最高法观点:夫妻之间赠与房产能反悔撤销吗?
  • 最高法:处理反诉问题的(8个)裁判规则
  • 夫妻双方都在借据上签字,不必然就属于共同债务
  •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必败的12种法律陷阱
  • 民间借贷关系中,保证人如何行使追偿权?
  • “情势变更”适用的十大情形(附最高法裁判观点9则)
  • 4起高管劳动争议典型案例分析
  • 新司法解释中民间借贷利息问题处理大全
  • 终审案例:“微信协议”有效吗?
  • 两高: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 企业间名为买卖实为借贷等融资性买卖合同的效力认定及责任裁量规则
  • 最高院法官:婚姻家庭纠纷审判热点、难点18个问答
  • 民间借贷纠纷关于“利息”的裁判规则
  • “以房抵债协议”仅部分履行如何处理?
  • 法定代表人被“拉黑”,应如何救济
  • 借名买房的3大要件与认定
  • 案例:购房款利息损失与违约金能否并存?
  • 最高法院关于"上下班途中"是否算工伤的解释
  • 子女请求分割父母生前唯一住房,如何处理?
  • 最高法:“微信”作为证据的裁判规则
  • 关于“以房抵债”协议的性质
  • 民事诉讼证据制度(6个)重要问答
  • 关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实施中需注意的3个问题
  • “情势变更”适用的十大情形
  • 离婚时九类房产的分割归属
  • 民间借贷涉嫌虚假诉讼的认定和处理
  • 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与适用排除解释
  • 民商事案件(7大)裁判观点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