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金佑律师事物所?法院判例 ????????
  • 恋爱期间导致女友怀孕流产,北京市首例“性权利”获赔15万元
  • 最高法公报案例:工伤保险与商业保险可否同时主张赔偿?
  • 最高法:《执行异议》28条“合法占有”的标准是实际控制还是入住?
  • 最高法院:以抵账方式进行的房屋交易,可认定为买受人已实际支付了购房款
  • 最高院判例:年利率已达24%的红线,借款合同约定的律师费是否应由借款人承担?
  • “一房二卖”是“民事欺诈”还是“刑事诈骗”?
  • 最高法:房屋购买者的居住权与抵押权人的抵押权相比更具有优先性
  • 最高法:婚后夫妻一方借款,符合3个条件配偶不承担还款责任
  • 最高法:约定一方只收回报不担风险的合作合同应认定为借款合同
  • 最高法院:劳务分包与工程分包区别界限
  • 最高法:《合同法》第113条可得利益损失的认定及裁判规则
  • 最高法:《物权法》191条中不得转让是管理性强制规定而非效力性
  • 最高院案例: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的优先受偿权问题
  • 详解一起典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12个争议焦点
  • 资产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到底是借贷合同还是信托合同? ?
  • 交通事故中用人单位与雇主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 最高法:《合同法》第113条可得利益损失的计算及认定
  • 最高法案例:不当得利不必然一定返还
  • 最高法案例汇编:关于合同纠纷案例10个裁判规则
  • 最高院:债权人仅通过一般快递公司邮寄催收通知而无法确认送达时不能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 最高院:担保无效后的担保人赔偿责任不受担保范围的限制
  • 最高法案例:合同法解释二第29条中的“损失”包括哪些?
  • 违反金融监管的合同,如违背社会公共经济秩序,其效力可能会被否定
  • 最高院:土地承包经营权取得纠纷不属于民事案件主管范围
  • 最高院:轮候查封不属于正式查封
  • 最高法:婚后个人财产购买房屋,离婚时应认定为个人财产
  • 最高法院案例:买房人可以同时向开发商主张逾期交房和延期办证的违约责任
  • 最高法:抵押和保证的先后关系,以建行为例
  • 轮候查封债权人如何申请参与分配?
  • 最高院:债权人对夫妻间转移资产的离婚调解书享有撤销诉权
  • 最高法:商事合同“逾期付款违约金”的最高上限问题
  • 2018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
  • 关联交易6大实务热点问题汇总详析
  • 最高法案例:“以房抵债”符合4个条件可排除法院执行
  • 淘宝用户数据是否构成财产权益?
  • 婚内夫妻财产“约定与赠与”的区别
  • 行政复议受理条件怎样确定?
  • 最高法:债权转让未通知债务人的,受让人能不能直接起诉?
  • 股权长期不能过户时单方解除权问题
  • 最高法:股东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对公司的债权并不当然抵销
  • "江小白"商标被宣告无效二审判决书
  • 保证人应当继续承担主债务人破产后停止计算的利息
  • 8年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10大案例详解
  • 还没有实缴出资的股东可以转让公司股权吗?
  • 如何才能解除对财产的保全措施?(18部法律司法解释及典型案例)
  • 抖音多闪立即停用微信用户信息裁定书
  • “借款型”诈骗罪的司法认定
  • 受让不良债权后,应如何计算利息?
  • 最高法判例6则:禁止反言原则在民商事诉讼活动中的应用
  • 股权长期不能过户时的单方解除权问题
  • DAY DAY UP与"天天向上"不近似二审判决书
  • 历时3年的侵权诉讼大战:福瑞股份一审获赔3000万元
  • 农民“出售”宅基地上房屋是否应该被判刑?
  • 最高法:股东死亡后,继承人如何继承股东资格?
  • 最高人民法院第21批指导性案例
  • 最高院借款合同典型案例汇编
  • 基础合同约定债权不得转让并不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
  • 仅有转账凭证情形下民间借贷案件的裁判思路
  • 转让属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是否需要以配偶签字为必备要件?
  • 案例:未获批准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作为标的物的以物抵债协议无效
  • 最高法院:签订"意向协议"有没有效?到底能不能“反悔”?
  • 最高法院:优先债权所产生的利息和违约金能否在执行分配中优先受偿?
  • 电商法实施后首例恶意投诉案判决书
  • 基础交易关系和应收账款不真实不当然导致保理合同无效
  • 转让未投保交强险、未年检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赔偿责任的认定
  • 股东会未经法定程序作出的"变相分红"决议无效
  • 同一笔债权被多次重复转让的,多个"受让人"如何确定受偿顺序?
  • 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3)
  • 已婚男送"情人"财物,妻子能要回吗?
  • 以公开不当关系为由索要财物,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 最高法院案例:这一类股权代持协议应属无效
  • 最高法院:董事、监事损害公司利益且均为被告,股东能否不经前置程序直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
  • 最高法院:实际投资人如何才能主张具有真实股东资格?如何才能得到支持?
  • 【以案释法】大学生起诉父母要求给付生活费,法院支持吗?
  • 最高法院:合同约定的级别管辖无效不影响地域管辖的效力
  • 最高法案例:房产已抵押登记,土地另抵押他人虽登记也无抵押权
  • 最高院判例:房屋买卖未过户,拆迁补偿款归谁所有?
  • 最高法:不以骗税为目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无罪
  • 案例:老家宅基地到底能不能继承?
  • 最高法: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但尚未注销的财产处分
  • 最高法:挂靠的实际施工人无权越位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 最高法:担保合同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公司可能不担责
  • 企业破产法指导性案例、公报案例及典型案例
  • 最高院指导案例:“以房抵债”适用精解
  • 最高法发布第一批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典型案例
  • 将留有空白内容的合同交于对方视为对合同内容中约定事项的无限授权
  • 最高法案例:“以房抵债”符合4个条件可对抗法院执行
  • 不用签劳动合同的10类用工,你知道吗?
  • 股权转让纠纷案例
  • 法定代表人通过个人账户收款逃税将被判刑
  • 最高法执行和国家赔偿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最高法行政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最高法知识产权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最高法商事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最高法民事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最高法刑事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分类汇编
  • 终审案例:醉酒不应成为认定工伤阻却事由
  • 全国首例:两位公务员因执行领导命令被认定滥用职权罪
  • 4起高管劳动争议典型案例分析
  • 最高法:以借贷为常业的民间借贷合同无效
  • 最高院案例裁判要旨:买卖违法建筑的合同是否有效
  • 如何界定过失致人死亡罪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及故意杀人罪?
  • 终审案例:“微信协议”有效吗?
  • 最高法:被执行人到期债权也能执行的3个要件
  • 法院判决告诉你:微信这样转账才安全
  • 借车给他人出事故,车主不担责的三个条件
  • 最高法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20例(知识产权类)
  • 最高院:2017年10大知识产权案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
  • 最高法公报:小股东可向法院申请强制公司分红
  • 最高法公报:无明确标准、幅度,处罚股东的决议是否有效?
  • 案例:如何认定合同法第110条“法律或事实上不能履行”?
  • 投融资案例:真功夫股权转让纠纷
  • 公司减资未依法通知债权人,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 最高院:公司与股东之间存在大量频繁的资金往来可能导致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 双重劳动关系下工伤赔偿责任由谁承担?
  • 人格混同的关联公司,对外债承担连带责任
  • 最高法案例:不动产抵押登记生效必须具体.特定.明确
  • 男子醉亡,法院:同饮者无责
  • 下班途中交通事故死亡,民事赔偿和工伤待遇可双赔
  • 如何区分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
  • 最高法:保证人在保证期内付息视为债权人主张保证责任
  • 违约金过高的举证责任由谁承担?
  • 二审诉外和解不履行,可执行一审判决
  • 货款纠纷,卖方可在其住所地起诉
  • 诉讼保全“责任险费”到底应由谁承担?
  • 最高法:证人证言如何审核认定?
  • 婚内运营的微信公众号,离婚时怎么分?
  • 员工在外注册公司,公司解雇合法吗?
  • 受害人提前病故,侵权人能否请求返还预期护理费?
  • “签字盖章”与 “签字、盖章”作为合同生效条件的区别
  • 房屋买卖未过户拆迁补偿款归谁所有?
  • 员工要求不缴社保后又告公司要补偿,怎么判?
  • 新婚妻子遭调戏丈夫刺死施暴者,法院:属正当防卫
  • “执转破”裁判案例
  • 法定代表人通过个人账户收款逃税被判刑
  •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不正当竞争纠纷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侵权纠纷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民商事纠纷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劳动争议指导性案例裁判要点
  • 最高人民法民合同纠纷指导性案例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物权指导性案例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婚姻继承指导性案例要点
  •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性案例要点
  • 被限制交易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 买卖合同纠纷案件(6个)裁判要点
  • 未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担保人是否担责?
  • 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 不动产抵押登记生效必须具体、特定、明确
  • 离婚约定房屋归一方,但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
  • 婚内财产分割协议,不以产权登记为生效条件
  • 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村委会出租集体土地无效
  • 无息借款未约定还款期限的利息计算
  • 未办理抵押登记,房屋抵押借款合同有效吗?
  • 购房人即使网签登记也不能证明其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 即使借贷利率已达24%,出借人仍可单独主张律师费
  • 为民间借贷提供担保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 陆勇妨害信用卡管理、销售假药撤诉案
  • 关于转包、挂靠阴阳合同的法律责任
  • 借款合同中约定律师费由违约方支付的明确答复
  • 最高法:挂靠他人名下的实际施工人无权越位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 轮候查封债权人能否申请参与分配?
  • 案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3)
  • 案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
  • 案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1)
  • 详解两则“不当得利”典型案例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二批征收拆迁典型案例
  • 央视主播告建行“全额计息”案二审改判